亚洲媒体新格局:传统与现代之间

News Aktuell - 26 Apr 2021
Media Landscape Asia: Between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 Banner

亚洲大陆拥有近 50 个国家。一个广阔的区域,拥有同样庞大而多样的媒体格局。亚太地区的传统媒体如何应对当前的挑战?我们与 Media OutReach 新闻稿发布公司的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 Jennifer Kok讨论了这个问题。她提供了对印刷媒体在日本和印度的特殊作用以及韩国、中国和香港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渠道的精辟见解。此外,我们了解到公关专业人士在与亚洲市场和当地媒体代表沟通时应避免的错误。

Jennifer Kok Founder and CEO of Media OutReach
Media OutReach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 Jennifer Kok
news aktuell:亚洲是一个完整的大陆;就各自的媒体格局而言,每个国家当然都有自己的特点。尽管如此,也必有共同之处。您可能为我们介绍一下亚洲的媒体格局吗?

Kok: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亚洲的媒体格局也发生了剧变,传统印刷媒体的广告收入和读者人数不断下降。新闻编辑社面临着不得不裁员这残酷现实。在必要的推动下,媒体公司加速了由印刷到生存,再到兴起这个数码化转型过程。在这个地区,我们越来越看到许多传统印刷媒体正在放弃他们的印刷本,转向完全数码化。现在的挑战是,如何获得收入?这些出版物中,很多CEO 分享了他们对如何从过去已知的财务模式,到现在的数码收入模式,当中追求收入的沮丧。现在是否通过订阅、广告或与客户举办联合活动来增加收入,而不是追求传统的广告收入模式呢?媒体生存和发展的能力会影响新闻通讯社和公关行业,因为我们是相互依存的。

在亚洲,传统媒体仍然占有一席位,研究发现,十分之八的亚洲商界领袖将国家新闻出版物视为值得信赖的讯息来源。因此,新闻稿在亚洲占有重要地位,在亚洲,大多数公司将新闻稿发布视为企业发展、产品发布和公告的重要沟通工具。事实上,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亚洲 72% 的新闻中心记者表示喜欢将新闻稿作为重要的讯息来源。

而社交媒体和数码媒体真的非常普遍,在中国和印度等市场,无线网络的普及程度提高了这些媒体的使用率。社交媒体的力量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快速消费品和 Y/Z 世代人口的交叉点中。在中国,超过 70% 来自社交媒体的 KOL/网红,已被证明是推动消息传递和销售的强大力量,直播可以为生活产品带来数百万人民币的收入。

在政府监管方面,亚洲国家的传统媒体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近年来,社交媒体作为传播平台的作用和责任,也正在受到各国政府的审视。了解每个市场的注意事项,对于任何公司和公关专业人士应对不同的市场条件非常重要。

news aktuell:您认为各个亚洲国家的媒体格局之间的最大差异是什么?请随意给我们提供 2-3 个具体的例子。

Kok:数码媒体与传统新闻渠道的比例和力量在不同国家之间可能存在很大差异。例如,香港迅速接受数码媒体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其 中600多种报纸和出版物中有许多是线上的,包括越来越多报导实时新闻的纯线上新闻平台。

相反,在日本,报纸和杂志等传统媒体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因此与线上媒体相比下更具影响力。尽管网上是传播讯息的最快方式,但商业趋势是首先从线下开始,然后再转向线上。

news aktuell:数码时代给印刷媒体和传统广播电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您对亚洲那些「传统媒体公司」(未来几年)的未来有何预测?或者,更挑衅地说:报纸或期刊等经典媒体,还有广播和电视,在主要的社交媒体渠道(如微信、微博和Co.)下是否仍然重要?

Kok:「传统媒体公司」已经并会继续在媒体领域占有重要市场份额。印刷媒体仍有一定的声望,而且,更多时候,客户仍然更看重印刷媒体的报导,而不是线上媒体。

印刷媒体会继续存在,但他们将继续投资于数码媒体,适应度因国家而异。我不相信印刷版的报纸和杂志会消失,我期望它会继续存在,但目标受众将是更高的群众。就像在欧洲,古老的卡式磁带正重新流行起来,迄今为止,人们对电视收视率逐渐消亡的预测被证明是错误的,人们可以看到电视收视率因内容而增长。因此,任何媒体的未来都会受制于内容的质量和类型。我们不能忽视拥有报纸或杂志的感觉和气味这种内在乐趣,这将会成为未来印刷媒体的卖点之一。

如果我们谈得更具体一点:在印度和日本等市场,印刷品非常活跃。即使在 COVID 中封锁的情况下,印度Dainik Bhaskar 每天的发行量仍为 430 万份,印刷版在日本媒体中占主导地位,印刷版和数码版的价格相同,估计每户家庭有一份报纸的发行量——这数字远高于世界大部分地区。

电视、广播和串流媒体,在亚洲很普遍。在香港等发达市场,近 90% 的人口观看免费电视,平均每周花超过 22 小时,而在越南,85% 的人口每天观看电视。同样的趋势也出现在广播和串流媒体广播中,于在家工作模式的推动下,听众人数有所增加。

简而言之,即使腾讯(中国)、百度(中国)、Naver(韩国)、Line(日本)等社交媒体巨头崛起,传统媒体仍然是亚洲公关专业人士于传讯活动中需要考虑的重要渠道。

商业媒体正在迅速适应数码世界,通过实时新闻和新的商业模式取得成功。然而,大多数「和政府有关连的媒体公司」都在努力拥抱数码化转型,这会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因为它们往往是政府的喉舌。

news aktuell:亚洲主要使用哪些社交媒体渠道?

Kok:除中国外,Facebook、Google、Twitter 等在亚洲被广泛使用,尽管有一些国家/地区的差异,其中本地语言平台占有主导地位:

中国,微信和 QQ 主宰聊天,微博(相当于 Facebook)、优酷和抖音主宰视频。「今日头条」定位为新闻、资讯和娱乐平台。国际版的微信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侨民中特别受欢迎。

香港,便是Facebook、YouTube、WhatsApp、Instagram。他们会使用 Twitter,但与其他国家相比较少使用。微信在中国拥有大量支持者,因此建立了广泛的用户群,是第二大最常用的聊天应用程式。作为一个国际城市,香港用户对 Facebook 的安全失信持谨慎态度,因此,Telegram 和 Signal 的使用量有所增加。

韩国:KaoKaoTalk 用于聊天。与其他国家(中国除外)相比,Google的影响力减弱,韩国平台 Naver 主导搜索和其他社交媒体,如视频、线上社区(Naver Café)和视频串流。

news aktuell:关于「做公关的方式」和「做新闻的方式」——您认为西方和亚洲的方式之间,主要区别在哪里?或者换个角度问:德国公司在针对亚洲市场和亚洲媒体格局的传播措施中,应该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什么因素?

Kok:亚洲是一个多样性强的地区,不仅在国家之间,而且在国家内部都有许多民族。各国在基础设施、经济发展和政府结构(政治)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这些都影响了每个国家的媒体状况。

因此,公司必须小心避免采取「一刀切」的沟通方法,这种方法不会有效。每个国家和社区都有自己的特质和细微差别,公关专业人员在交流时需要注意这些特质和细微差别。但是,一般来说,就是:

当地语言交流:在整个亚太地区,英语或法语可能是第二语言。在中国、泰国、印尼、日本、越南、柬埔寨和韩国,使用当地语言进行交流对于获得当地媒体的关注非常重要,因为 90% 以上的媒体都是用当地语言发布。而其他国家,英语单一语言发布是可以接受的。

种族和宗教敏感信息:在亚洲这样的多民族和多文化社会中,大多数政府采取的沟通政策,是不会加剧种族或宗教的不和谐。

政治意识:例如,对中国和台湾的敏感性。许多组织将中国称为「国家」,将台湾称为「市场」,以避免出现复杂情况。

相关性:这是任何沟通的黄金法则,任何与当地相关的新闻发布都会增加媒体传递故事的机会。

总之,开展一个不涉及文化、宗教或政治等敏感问题的活动是切实可行的。

简介:Jennifer 是马来西亚人,她在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社会中长大。她在澳洲接受高等教育。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与世界各地的客户和商业伙伴合作。目前,她是香港居民,在香港创立了 Media OutReach 新闻通讯社。该公司是在亚洲地区成立的第一家全球新闻通讯社,也是唯一一家在亚太地区 24 个国家/地区拥有专有新闻稿发布网络的公司,主力提供亚洲及国际新闻稿发布服务。



立即联系 Media OutReach

立即联系我们